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二百二十一章 我是你丈夫

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
边鼓劲向上爬,果然积木在失败四次之后爬上了周嘉敏的病床,季予乾看着倍感欣慰,才一岁多的宝宝嘉敏就已经要教他自强和勇敢了,这是男孩子该具备的素质。

    积木嘟着累红的小脸,晃动着自己的小手,小舌头舔舔自己流下来的鼻涕,带着点炫耀叫道:“妈---妈!”

    周嘉敏颤抖地伸开臂,吃力地把积木抱在身前,“好宝宝。”

    积木用小脸在妈妈脸上贴贴,周嘉敏瞬间泪奔,她唇角颤抖两下,“积,木?宝宝!”

    见周嘉敏有此表现,田婶激动地说,“嘉敏想起积木了!”

    季予乾带着兴奋,认同地点头,这一刻他很想上前把她们母子拥在自己怀里,他不自觉攥紧了手,却不敢向前。田婶看在眼里,移步到周嘉敏病床边, “嘉敏,还认得我吗?”

    周嘉敏用不能吃劲的胳膊,把积木紧紧揽在怀里,小心翼翼看着田婶,紧张地摇头,又看向小夏。

    小夏也走上前,“周小姐这是田婶,田婶很疼你的,你生病时她一直在帮你照顾积木。”

    周嘉敏再看向田婶,乖巧地笑笑,“田婶好,谢谢!”

    田婶叹口气,从周嘉敏怀里抱出积木,“你身子骨太弱,不能长时间抱孩子,让爸爸抱。”田婶说完,转身把积木送到季予乾怀里。

    周嘉敏见到季予乾就紧张害怕得不行,但是病房里没有姐姐、姐夫她只能抓着被角,警惕地看着季予乾。田婶偷拉拉季予乾的衣袖,季予乾会意,“积木告诉妈妈,我是谁?”

    积木大眼睛转向周嘉敏,在季予乾怀里不停地叫着,“爸爸,爸爸……”。周嘉敏仍是紧张地看看季予乾,又低头看着自己手腕的手链,轻咬着樱唇一言不发。

    因为看了周嘉敏之前过激的反应,季予乾也不想再刺激她。他站在原地,看着周嘉敏柔声说,“相信我,我不是坏人。”

    良久,周嘉敏自己蹭着身体重新躺下,之后眼睛不错神地看了积木好一会儿,又盯着季予乾看了好一会儿,在周嘉敏这样的注视下,季予乾感觉自己像是在等待宣判的犯人,他不自然地动动喉结。

    “就算你真是积木的爸爸,我,我也……。”

    季予乾拿出十足的耐心解释道,“积木是我们的孩子,我是你丈夫!”

    丈夫,周嘉敏听到这两个字并不觉得亲近或是安心,而是表现出极大的不安,她舔舔自己的嘴唇,很茫然地看向季予乾,“有证据吗?我不想要丈夫,只想要姐夫。”

    季予乾下意识又攥紧自己的手,证据,积木就是最大的证据还不够!那她要什么,结婚证?不,她还想要姐夫!“嘉敏,你想要证据我可以拿给你;但你需要明白一点,姐夫,就是你姐姐的丈夫,你不可以天天粘在他身边,那样你姐姐会难过。”

    周嘉敏仍是一脸茫然无辜相,“不可以天天粘在姐夫身边,那可以粘在谁身边?”

    季予乾很想说自己,却不知道该怎样说出口,他低头看看自己左手上清晰可见的残月型牙印,她要看结婚证连对我最基本的信任都没有,又怎么能卸下防备去依赖我?

    刚好到了周嘉敏换药时间,小夏走到周嘉敏病床前掀开盖在她腿上的被子,“周小姐,医生马上来给你换药,我先帮你准备一下。”

    季予乾看着小夏,对周嘉敏说道,“小夏白天会一直陪着你,晚上换我在医院。往后不管什么事,你都可以找小夏和我。”这样说,更容易让嘉敏接受。

    医生来换药时,季予乾送走田婶和积木后,在盘算着一件极为重要的事情。结婚证,必须要让嘉敏看到,那才是她的定心丸。

    想到这,他带着些许自嘲拿出电话,翻找手机通讯录。看到汤俊臣名字时,他想想戴莉之前在自己面前拿出的两个假证,五十步笑百步。不然能怎样,嘉敏之前持续昏迷离婚协议无法签字,离婚手续无法办理……

    季予乾拨出电话,交待完自己的需求,看看表,“证件弄好后,让易茹去你那取。保密工作,应当不需要我强调吧?”

    汤俊臣在电话这头满口答应着,听到易茹来取证,他又盘算起自己的小九九来,若要鱼儿快上勾,就要下猛料。

    季予乾挂断电话,看一眼时间,再过一小时小夏就会走,只剩我们二人时,真怕嘉敏再出状况。他边往病房走,边想着等一会儿要怎样与嘉敏独处。
上一页目录下一章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