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九章 异变

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
    异变

    那一晚只是历史长河中浩如烟海的平凡一夜,没有后人会在史书中看到当晚这个北方荒远的小镇。

    周砚和周凌两个孩子被爷爷夹在腋下,在黑夜的寒空上疾行,雪花像刀子一般划在人的皮肤上,若不是周寒施加了一些咒术屏障护着,怕是两个小孩要吃苦了。

    方才事发突然,周凌胸口的铜镜突然像是着火一般滚烫,还没等反应过来就被爷爷挟走,此刻风雪之大又逼的人睁不开眼睛。此时周凌心想:那铜镜还有木梳是已故的父亲及失踪的母亲留给自己姐弟二人,自己是个男孩,平日里不曾怎么照过镜子,多半也是姐姐在用,不过姐姐分的清楚,既然留给我们二人,就要一人保管一个,自己也没多想就挑了这个背后刻着大鸟的铜镜,一直放在贴身的衣物里,不料今天出了这事,果然很蹊跷。

    不由周凌多想,周遭的视野突然开阔,不多功夫就降到了地面上,雪越发的大,周凌借着微弱的夜色看清落脚的这片地是自己家的村子里,有些不解的看向姐姐,发现姐姐对着他把手指抵在唇上,做了个噤声的手势。

    周凌又看向爷爷,只见爷爷右手握住那把寒剑,剑气的光芒一点点扩大笼罩着三人,如临大敌一般望着前方的村口。

    远处,有淡淡的血腥味飘来。

    周凌从来没有见过爷爷这般神情,不由得紧张起来,加之周围气温较低,双腿不由自主的抖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没事的,有爷爷在。”周砚轻声安抚着弟弟,小小的秀手紧紧的攥成了拳头。

    只听周寒突然开口:“躲在暗处的人速速现身,老朽只有一人,暗箭合围算什么好汉。”

    周寒声若洪钟,想是加了传音之术,直震得村头几棵大树一阵乱颤,积雪也被震落下了。

    回答他的,只有一道暗红的飞芒激射而来,带着嘶嘶的破空之声。

    “哼!”周寒不屑的冷哼一声,回头叮嘱两个孩子站在身后,右手抬起了那把寒剑,向着那疾芒飞来的地方一挥,一道青色的剑气飞出,撞在那暗红上面,只一下就抵消了对方的蓄力一击。

    紧接着,继第一道飞芒试探之后,又有数道光芒飞了过来,里面有剑气,道法,附上真气的弓矢,还有飞匕一般的武器,从几个角落飞向三人站的位置。

    周寒有些佝偻的身子慢慢站直,手中剑芒大盛,剑诀已握,当下跨步上前,以剑向天。

    这时周寒三人脚下亮起一个古朴的阵型图腾,急速流转,升起一层球型的青灰色保护层将三人笼罩在里面。

    说时迟那时快,那飞匕弓矢转眼已到身前保护层上,那人的箭矢最快,激射在薄薄的这层青灰间,霎时间有电光闪过,那弓矢竟不能再前进半步,发出铁器相碰的声音,被弹了出去。“呯呯砰砰”后面的几个剑气法术竟也都倒飞回去,周寒站在青光后,光芒掩映,看不出什么神色。

    “咦”黑暗里伏击的几个黑衣人显然是愣了一下,自己的看家本领别说伤及对方,连近身的变得困难,本想出其不意,谁料对方的实力竟是比自己几个人强了太多。

    “果然宗主叮嘱的对,遇上一个灰衣白袍拿青剑的老头绝对不能轻敌,若是战不过就退”一个黑衣人暗地里自言自语,当下下定决心,刚要开口与同伴交流撤退,抬头望去,突然被包围的那三人平地里消失不见了。黑衣人暗呼不好,刚要飞身后退,直觉胸口一凉,那把青芒剑刃切豆腐般插进了他的胸膛,护体的真气连挣扎都没有挣扎一下,就被那剑挑进了心窝。

    “炼如此血道妖术,早已做好觉悟了吧。”周寒声音冰冷,说完把那剑拔了出来。黑衣人面目狰狞的倒下,剩最后一口气的时候左右看了几眼,发现同伴都倒在了地上,终于不甘心的闭上了眼。

    周寒用脚踢了踢那人手中武器,是一把棍状的拐杖,拐杖顶端赫然是一个骷髅头,上面红芒渐渐暗去,想必是刚才一个出手攻击的那个人。

    “唉”周寒长长的一叹,“想必定是那人无误了。”说罢,想了一想,觉得把二人放在此地不妥,便招呼躲在一旁的周凌周砚过来,“你们两个跟在我的后面,不要出声,不要慌乱。”

    周凌周砚两人重重的点头,虽然爷爷刚才大展神威,但是前方莫名的恐惧让二人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接着,周寒三人便走进了村中。

    寒鸦飞过,那是死一般的寂静。

    三人向着自己家的方向前去,村长家一般都在村子深处,三人走格外谨慎,这段路仿佛是那么漫长。

    血腥味开始浓烈了,周凌和周砚对视了一眼,都看到了双方眼中的不解和恐惧,爷爷的脚步也越来越沉重,握着剑枯槁的手因为用力很大而开始颤抖。

    突然,急促的叫喊声呼救声在身旁街巷里响起,周寒下意识的调转方向大步迈去,可是同时,家的方向一道赤红的光直冲上天。

    他一下子站住了脚步。

    想都没想,周凌就要往那个方向跑去。

    只是,爷爷伸手拦住了他。

    “爷爷,我们去救人啊!”周凌不解的看着爷爷的背影,大喊。

    微弱的月光和剑芒照在周寒的身上,那是一个并不高大的身躯,此刻背对着两个孩子,看不出周寒脸上什么表情,只是抓住周凌胳膊的手越捏力量越大,直到周凌吃痛的喊起来,周寒才放开。

    “爷爷?”周砚试探着问道。

    像是下了什么决心似的,周寒大步向前,却是向着自己家的方向,头也不回的疾驰而去了。

    “这!”周凌急了,那呼救声越来越急促,明明就在身旁,可是爷爷去见死不救,急的他直跺脚。

    这时姐姐过来,拉住了他,哭泣着轻声说:“快走吧,相信爷爷。”

    周凌楞了几秒,看见爷爷越走越远。最终恐惧战胜了感情,只好不甘心的回头,然后狠狠的转身追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我又干了一件蠢事啊……”周寒用听不见的声音,略带疲惫和几许绝望的说。

    长空夜悠,无声的注视着脚下的土地。

    那呼救声终于和纷落的大雪一般,渐渐地微弱,消失在一片惨白的月光里。

    周家祠堂,那赤红的光芒极其不稳定,时而四射而散,时而汇聚在一起直冲霄汉。

    此刻,有三个人在屋里对峙。

    一方是金衣玉钗,姣笑嫣容,白日在热河畔周凌他们遇见的失踪多年的娘亲,方才赶来,此刻竟是先一步到达这里。此刻她的脸上布满了笑容,苍白的脸上竟也有了神气。

    而另一方是两个黑衣人,站在较前位置的是一个身材魁梧,面带刀疤的大汉,手握一把圆月弯刀竖立在地上,成守护状态挡在另一个黑衣人身前。

    身后的那个黑衣人面系黑纱,从身材看应该是个女子,此刻隐匿在祠堂深处,双手变幻着术诀,一时间赤红色的光芒都是从那个角落里发出。

    而角落里,一口黑棺,正静静地躺着。

    “毕痕!再顶半刻!”那黑衣蒙面女大喊,手中黑气更胜,小小的祠堂内却竟有鸟啼凤鸣之声。

    “是!宗主!”被叫作毕痕的人顾不得回头大声回应,此刻他的周身的护体罡气一阵紊乱,对峙的女子仅仅是在笑着看着他,自己便感觉胸中气血翻涌,不能凝气汇元,而那女子的眼眸,自己不经意瞟过一眼,却再也不想离开了。

    “难道是旧不现世的狐媚术?”毕痕心想着尽量克制自己,但是目光和身躯已不受自己控制,眼看就要坠入媚术之中不能自拔。

    “他奶奶的!”毕痕心一横,破口大骂一声,随即用力抬起手,咬破自己的手掌,将血滴在大刀上。

    那大刀受到血的刺激,一阵乱颤,金色的刀翼泛起光芒,毕痕双手合握,奋力横劈过去,一道展翼的刀光气势磅礴的斩了过去。

    那女子望着这凶狠的一击,仍然笑着,什么也没有做,下一刻,锋芒将她斩作两半,大汉的一击似乎起了效果。

    只是还没等大汉喘过气来,那斩作了两半的身体虚飘在半空,竟是又接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“嘿嘿嘿嘿”女子一阵轻笑,又看向大汉。

    “他娘滴,真邪乎。”大汉赶紧闭上了眼睛,强聚起一些真气,试图再抵挡一些时间。
<... -->>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上一章目录下一页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