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四十九章:奇情暖酒

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
    容菀汐忙夺过他的酒杯,笑道:“好了,殿下不要和妾身赌气了。妾身斗不过你。妾身也知道那淮戏伶倌儿,在咱们京都城中并不常见,这样吧,若殿下真的看上了哪一个,只要那班主同意,妾身便给殿下买回家去,可好?”

    说着,藏在桌子下的手,轻轻掐了宸王一下,提醒他清醒些。

    因着是在桌子下,容菀汐这一掐,自然是可着自己的方便来,直接掐在了宸王的大腿上。

    被容菀汐这么一掐,又看到她那极有深意的眼神儿,宸王一个激灵,猛然清醒过来!

    摇摇头,暗想道,今日这酒,怎么这么上头?

    且不仅仅是上头,似乎人饮了,心里的各种情绪,也被牵引得十分明显。

    “殿下……”容菀汐摇了摇他的胳膊,略略撒娇,“妾身都说了,同意殿下买伶倌儿回去了,难道殿下还要和妾身赌气吗?”

    “当真?如此,这事儿可就说定了,要是本王有相中的,王妃可不许阻拦。”宸王总算恢复了清醒,笑道。

    “当然当真,妾身岂敢诓骗殿下?”容菀汐笑道。

    “哈哈……老三,想不到你还挺惧内的啊!”太子笑道。

    宸王看了容菀汐一眼,然后……像是极受委屈的样子,摇头道:“一言难尽,一言难尽哪……若是随便娶了一个自己不喜欢的女人回家,心里总是不甘。若是娶了一个自己喜欢的,总少不了要顾及她的想法儿……等大哥娶正妃的时候,自己品味一番便知了。”

    秦颖月笑道:“也是宸王殿下多情,若是遇上那不懂得体谅女子心思的,谁管家里正妻的心思呢?就只顾着自己风流了吧?”

    宸王笑笑。不知怎的,看着她娇笑的容颜,竟有些心慌意乱之感,头脑早不似往日里那般清醒了。一时竟不知说什么来回应她的这一番夸赞为好。

    太子见宸王不说话,抓住了机会,笑道:“三弟,我说你也太小心了些。今儿是咱们聚在一起乐呵,就只管乐呵便是,何必避讳太多?我知你是故意避嫌,从前在太学里的时候,月儿和你关系最好,本宫也是收了月儿后才知道,原来三弟你一直钟情于她,甚至有坊间传言,说你至今仍对月儿难以忘怀。”

    “但三弟你是什么样的人品,本宫心里是清楚的。三弟岂是那般拿得起放不下 之人?更何况你我兄弟情义,岂能因为这点儿阴差阳错的误会而受到影响?你只管自在和慧美人交谈便是,无需刻意避讳着。”

    听着太子的这一番言语,容菀汐更觉着,今日的宴饮,实在有些不同寻常。

    目光落在自己面前的酒壶上……

    当时婢女上酒的时候,说这是特意为公主们和娘娘、美人准备的清酒,酒性不烈,最适合小饮怡情。当时容菀汐见秦颖月的面前也放着这样一壶酒,风北凝和风北怡自然也是如此,便没往心里去。如今瞧着……酒水里,或许大有名堂。

    这名堂不是在她的酒水里,而是在宸王的酒水里。

    弄出这女子清酒的名堂来,是故意让她不和宸王共饮一壶酒吧?

    不然,宸王今日怎会如此不同。他绝非是这般短思量的人,竟给了太子如此抢白的机会。

    太子这么说,可就把一些人心里猜测的事情,弄到明面儿上来了。是坐实了宸王对秦颖月的情意,好像巴不得弄得天下皆知似的。

    他这么做,意欲何为?

    难道说,只是想要驳回个面子,让人觉得,宸王抢了一个他中意的人、他也抢了一个宸王中意的人,他没有输?

    容菀汐觉得,事情绝非这么简单。

    虽说太子行事做派不怎么样,但绝对不是那种目光短浅之人。不至于又是酒水又是让秦颖月在此作陪的,费心摆了这么大一个局,就只是想要趁着宸王脑子不清的时候,抢白他几句而已。

    宸王脑子里想着应对之言,但想了半晌,脑海中竟都是一片混乱,完全提不起半点儿清明来。且……这混乱的脑海中,竟都是秦颖月的样子。她现在的样子,往日里太学里的样子,竟是挥之不去,驱散不得。

    意识到一定是这酒水有问题,宸王自然不能在此多留,恐再给太子抢白的机会。虽说一时想不出机妙的辩白之言,但告辞离席的这点儿意识还是有的。

    只是……也正因为有了这意识,正因为暂时无法辩白太子的那一番话,此时若说离开,显然不妥。

    下意识地看向他身旁的女子,眼中,有求救之意。

  &n... -->>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上一章目录下一页